防撞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撞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希腊公投观察谁能为欧洲病人开药方一凤凰财经

发布时间:2020-02-03 07:24:41 阅读: 来源:防撞角厂家

东边中国股市跌跌不休,西边希腊债务危机如火如荼,伴随全球进入高温模式,全球市场可谓屋漏又逢连夜雨。虽然中国股市如过山车,十个希腊的市值蒸发,但毕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地处东西门户欧元区脆弱一环的希腊,其危机蔓延力更不可小觑。

新闻配图

眼下,希腊债务危机正对全球经济形成威胁。

东边中国股市跌跌不休,西边希腊债务危机如火如荼,伴随全球进入高温模式,全球市场可谓屋漏又逢连夜雨。虽然中国股市如过山车,十个希腊的市值蒸发,但毕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地处东西门户欧元区脆弱一环的希腊,其危机蔓延力更不可小觑。

一战二战发源地均在欧洲,发展不均衡引起长期的摩擦和危机,不及时解决,埋下祸根,一旦擦枪走火,都可能成为引爆世界危机的导火索。希腊会不会成为欧洲的雷曼兄弟的猜想,足以令金融市场风声鹤唳,英格兰银行已经严阵以待,随时应对可能的冲击。

与其说是希腊危机,不如说是欧元危机。欧洲改革中心副主任Simon Tilford撰文指出:希腊危机非但不是更促进欧元区团结和加固的催化剂,恰恰相反,它让欧元区看起来更像一个货币兑换系统,而不是一个货币联盟。

欧元区要加固,需要各方吞下联盟这个胶囊(子弹),彼此消化风险。然而,这个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每一个国家领导人背后都有选民。 建立在多速欧洲之上,超国家组织的欧盟和欧洲央行,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统筹离心离德的欧洲各国,可谓费时费力。从旷日持久的谈判足见端倪。

公投看似直接,其实是对一个复杂问题简单给出答案,真正的竞赛不是谁赢了公投,甚至不是公投本身,而是它的结果。 Sussex大学的政治学教授Paul Taggart 和Kai Oppermann的看法引起很多学者的共鸣。

一早的投票,希腊选民中不乏神情迷茫者 担心没有人是公投的赢家, 担心投反对票的人很可能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经济学人撰文指出, 周日公投的荒诞性在于,让希腊人去评估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可能性,(债权人对希腊的援助协议协商时间已经过) , 而对债务持续性报告的审读,需要至少一个经济学学位才能读懂。

对于公投结论,债权人和希腊政府各说各话,但欧元作为单一货币,无法满足欧元区成员国改革需要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

失去了各国货币贬值的弹性,还要受制于欧元区管理组织紧缩计划的约束,希腊政府能支配的货币财政政策手段有限,而深化欧元区的改革,必然要求各成员国让渡更多的主权给欧盟和欧洲央行。笔者以为,希腊人说no的自由,不过是选择希腊自行自由落体还是绑着欧盟自由落体的自由。

欧洲智库英国影响力研究机构British Influence主任Peter Wilding向凤凰财经记者透露, 英国已视欧元区危机为负担,从2007年到2014年,英国向欧元区的出口已经大大降低,而对非欧元区的出口增加了44%。然而离开欧盟,英国是否能承受牺牲了欧盟会员资格的风险,也要打一个问号。

欧元区的步调不一,统筹乏力,令主导欧盟的德国人纠结,令债务缠身的希腊人纠结,也令隔岸观望中的英国人纠结。

希腊危机,如何破题? 欧洲改革中心首席经济学家Christian Odendahl指出,应该寻求的不是一个短期的协议,而是一个长期解决方案。

他援引OECD数据分析说,希腊的劳动力市场已经很灵活,其养老金市场也已经改革,45%的养老金持有者已经在贫困线下,一个更有效持续的策略不是继续削减福利,而是让经济增长。 经济改革的监督者不是三驾马车,而是希腊的公众、媒体。 希腊经济的复苏,不是简单的削减福利,压缩开支,而是要对其官僚主义的政府机制、低效的司法系统以及行政管控过多的生产要素市场进行深入的改革。

然而债权人有这样的耐心吗? 经过三轮救助,每一次都给希腊开药方,继续的纵容,希腊没有救活,欧元区没准已经离心离德。可如果不救,会不会又一次重蹈雷曼兄弟的覆辙,让市场信心摧枯拉朽般的幻灭,从而让欧洲重新跌入衰退的深渊。再度救助希腊会不会又一次饮鸩止渴?拒绝救援,会不会是导致欧元崩盘的最后一根稻草呢?对于欧元区,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欧洲改革中心的主任Charles Grant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中说,欧元躺在病床上,医生们却无法就病原达成一致。 保守的默克尔领导的德国以及主导的欧盟,和左翼的希腊政府,是南辕北辙。但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的作为,只会让债权人更加更加强硬地坚持紧缩。

今日公投仿佛提醒人们一场仓促集体婚礼导致欧元诞生,同床异梦多年,政治经济理念本来迥异,光景好的时候,有搭便车、吃大锅饭者;光景不好,更难共渡患难,却陡然发现缺乏退出机制。谁来激活瘫痪的欧洲病人?谁来打破政治僵局呢?

欧洲对外关系理事会成员杜林指责债权人三驾马车( IMF 欧盟和欧洲央行) 过于专注紧缩, 认为削减福利和工资并不能真正提升希腊的竞争力和出口,反而导致GDP下降和失业率大幅攀升。杜林认为公投不是希腊经济的终结者。 他拿阿根廷做比喻。

阿根廷的当年,类似希今日希腊。当时阿根廷没有央行,只有盯住美元的货币局制度。阿根廷比索,不能独立使用,通行的货币是美元。IMF主导的紧缩计划让阿根廷的经济萎缩,债务飙升, 中产阶级的储蓄蒸发。就在众人不看好阿根廷经济的时候,比索的贬值拉动了出口, 经济增长,失业下降, 贫困率减少。

拿阿根廷的例子比较,杜林并非希望希腊退欧,而试图发出警告:一个糟糕的救助计划比希腊退欧还要可怕。

笔者认为:解铃还需系铃人,希腊的问题,还需要希腊人清醒和奋起。欧元的未来,还是应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老话。

凤凰iMarkets欧洲特约记者静楠、雅君发自伦敦

网上预约挂号收取服务费

预约挂号服务平台

海外就医中介

医生在线询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