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撞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撞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钢铁大户唐山尴尬应对关停军令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6:27:37 阅读: 来源:防撞角厂家

唐山像一块磁石,吸引着各路人马。 1月2日17:30,从北京开出的K27次列车,驶向唐山这个被称为“中国近代工业摇篮的城市”,而尤以迁安最具特色。

“迁安只有三种人:矿主、矿工和卖土地吃红利的人。”唐钢技校学生李力谈及唐山神采飞扬,迁安的矿主都开豪华车,马路上跑的全是沾满粉尘的宾利、劳斯莱斯、悍马、奔驰。

迁安传奇般的财富故事,吸引了像李力一样的热血青年。唐山的光荣来自钢铁,这里的钢产量占河北省的51%,占全国产量的10.5%。

但是这个光荣最近变成了一场“诅咒”。去年12月27日,发改委与18个省份签订的第二批“军令状”,到2010年前关停和淘汰炼钢能力3610万吨。而唐山属于首批与发改委签署“军令状”的省市,提出在2008年奥运会前关闭包括迁安在内的所有“冒烟”企业。

那些冒烟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唐山所辖的迁安、迁西、滦南、丰南、丰润等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唐山就是中国钢铁业的一个缩影。

小企业暗地开工

“27家污染严重的企业‘挂黑牌’。”1月3日唐山当地媒体头条刊登的消息格外刺眼。

据悉,在这27家企业中,钢铁企业首当其冲,其次为炼焦、煤化等企业,如唐山市清泉钢铁有限公司、迁安联钢鑫达钢铁有限公司、唐山宝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

1月3日清晨,在唐山市清泉钢铁有限公司门前,几个保安在那里晃动着手机,工厂里面静悄悄的。“以前的公司在工商部门注销了,企业不存在了。”负责该厂区的保安说,2007年上半年就停产了,但后来企业又在夜里偷着接上电生产了一段时间,政府部门发现后又责令其停产。

“你列你的淘汰名单,我搞我的生产。”只要你下乡去,随处可见我行我素在生产的企业。当地群众毫不避讳地说,有些企业自前年上了“黑名单”后一直没有停产,24小时三班倒加足马力生产。

据了解,唐山很多钢厂对再上黑名单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投资,自己生产,又有销路,国家为什么要限制我们呢?”一同被责令停产的还有几家高污染、高耗能小炼焦厂同样在质问。

希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人无处不在。一位30多岁的当地男青年周均,以为记者是卖铁精粉的,问记者是否需要“业务”,可以帮忙搞。

但一些地方乡镇政府相关人士认为,关、停落后产能企业,显然影响地方的税收。资料显示,唐山的GDP占到了整个河北的1/5。

尽管在2007年年底唐山市承诺,将民营钢铁企业由4年前的100多家压缩到20家。唐山几乎占到了全国钢产量的十分之一,除了唐钢的1000万吨产量以外,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是由民企所创造的。

记者获悉,该省钢铁产能中近45%的炼铁能力、27%的炼钢能力,属于国家限期淘汰的落后产能。“2007年底前淘汰的32家落后产能的企业,只占应淘汰任务的很小一部分。”唐山市政府办一位官员直言。

80%项目未经环评

从2003年开始,每年新增产能中有八成都是未经核准的“黑项目”。除唐钢外,新建钢铁企业总能力超过1000多万吨,但这些建设项目均未经国家审批,只是得到地方政府认可。

基于此,环保总局于2007年1月首次启动“区域限批”政策,对4个行政区域、4个电力集团实行停批、限批,唐山赫然在列。

环保总局称,唐山全市70家钢铁企业,80%没有经过环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2004年8月,环保总局就点名指出,唐山钢铁行业已造成严重环境污染。

为什么会大举进入钢铁行业?“当然主要是利益驱动。”北京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徐向春如是点评。

按照国家产业政策,到2005年,200立方米以下高炉要全部关掉,到2007年要关闭300立方米以下高炉。“300立方米的高炉利用系数相当不错,每年生产上千万吨的窄带和建筑用钢。”一些民企老板对此耿耿于怀。

据介绍,唐山地区市场效益最好的就是300立方米的高炉,投资小、见效快。唐山发改委一位人士向记者坦言,小钢厂为了逃避300立方米的淘汰大限,纷纷改建400立方米的高炉。“这些民营企业上项目,大都是半年内建成,半年内还本。”徐向春告诉记者。

而今,唐山津西、国丰、建龙已成为河北民营钢铁企业的“领头”企业。按照钢铁新政要求,新建高炉必须要在1000立方米以上,这让很多民营钢厂不得不从事“游击战”,多处开战。

“唐山钢铁企业规模偏小、集中度低,联合重组是必由之路。”唐山市工促局经济运行处副处长梅敏学要钢企之间的并购重组,符合钢铁新政的要求。

其中,唐山市丰南区瑞丰、泰丰、宏达、友明、粤丰等6家钢铁企业组建的瑞丰钢铁集团成立。此外,唐山钢铁协会吸引了当地35家有实力的钢铁企业加入。

但事实上,整合的阻力相当大。直到2007年下半年,大多数民营企业老板对整合的态度开始转变。许多企业老板坦言,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转眼之间被别人吞并。

等着钢厂开饭

尽管很多人仍戴着口罩上班,在唐钢集团大门前,来自四面八方的自行车,争先恐后汇集到唐钢集团,工人彼此远远打着招呼。

“现在的工资还不错。”一位职员边擦自行车边回应记者。“还不到1500元,还好意思说呢!”他身边的姑娘嘲笑他。

来到丰南区,首先看到的就是国丰钢铁,在那里,大货车几乎塞满了道路两侧,车头朝钢厂方向拉的是铁粉和焦炭,车尾朝向钢厂方向的则满载着成品的钢材、钢坯。“根本没有库存,产品刚下线就被拉走了。”国丰的门卫说。

“丰南全靠我们。”一位国丰的工人自豪地说,该厂平均工资在1800元左右,而且年底还能拿双薪。8年前,这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厂,招工很难。厂区入口墙上,那些略显红色的字牌,因为黑乎乎的粉尘而模糊不清。

记者走进一家餐厅,看起来还比较卫生,但接过服务员找的零钱,发现手都是黑乎乎的。大门外一位修自行车的大爷补充说,“夏天也不敢开窗户,蒸出的馒头有时也是黑色的”。

居民们近来已经感到满足,因为周边污染很大的一个厂已停产,而最近关闭的很多小工厂也很多。不过在那里,那些白天停业,晚上炉火冲天的现象仍然存在。

当然也有好的榜样。迁安就坐落着唐山市惟一的民营上市钢铁公司——津西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唐山最清洁的钢厂,其炼钢产生的废气,可以解决自身一半的电耗。

“迁安公务员三顿饭中的两顿是我们管的。”津西办公室主任杨永成说。这并不夸张,津西纳税占了迁安财政收入的2/3,8000人实现了就业。

津西当家人韩敬远,曾任迁安县副县长。韩敬远的做法是,在低谷期迅速扩张,使企业规模和各项指标避开了宏观调控。如,2006年上马了津西100万吨大型H型钢项目,如果是现在肯定批不了。

对众多中小钢铁企业来说,暂时也很难出局。丰南区一家小钢厂负责人向记者坦承:“你以为我还想干下去吗?但你不知道多少人还等着钢厂开饭呢!”

上海激光脱手臂毛的并发症有哪些

沈阳滴度1比32是几期

荨麻疹发病瘙痒怎么办

昆明做无痛人流花多少钱

广州女性同胞们的关切:白癜风生育的话会传染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