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撞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撞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棉花劫在何处下游低迷投机者离场

发布时间:2020-12-25 19:24:34 阅读: 来源:防撞角厂家

仅仅5个月的时间,棉纺行业就已经是满目疮痍、遍地狼藉。

2010年8月到今年8月,棉花价格像“过山车”一样,从1.7万元/吨的基点上一路狂飙至今年3月份的3.4万元/吨。之后,又从3.4万元/吨掉头跌到现在的近2万元/吨,棉花现货价跌幅已超4成,目前还没有触底的迹象。

大起大落的行情,让棉纺企业如坐针毡,一些企业在高价时囤积棉花现货,如今却成为亏损的巨大包袱。

在无数投机者获胜离场之后,如今的棉花市场只剩一地鸡毛。

下游纺织行业的采购需求萎靡不振,导致棉纱价格同样大大下跌。

8月4日,国家发改委经贸司召开棉花会议商量解决棉花问题,会议决定2011年新棉上市后,国家将按照19800元/吨的固定价格通过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收储交易系统敞开收储13个省区市生产的棉花,收储的数量没有限制。

这是场针对价格暴跌中的棉花市场而展开的拯救行动,但19800元/吨的国储收购价真的能挽救这场“棉花劫”?

谁在做空

从今年3月份开始,棉花的现货价格从32000元/吨的天价跌到现在每吨仅售19500元,在疯狂的投机者赚足离场之后,天价棉花就被打回了原形。

不论去年棉价暴涨还是现在的暴跌,作为价格先导的棉花期货市场都起到了重要的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大量游资的炒作和离场正是造成棉价大起大落的原因所在。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这轮棉花牛市让一个绰号叫“野人”的操盘手在棉花投机圈中得以成名。据一位接近“野人”的知情人士表示,“野人”年仅30岁出头,以600多万元起家,在2010年棉花上涨时持3万手多单,之后在高位抛掉,在今年年初又踏准节拍,反手做空,最终获利逾10亿元。

然而,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棉花期货战场上,通过投机获胜的并不只有“野人”,在今年的这波棉花做空行情中,中国纺织行业的一些企业巨头均参与了战斗,甚至包括来自新疆的大型棉商、来自北京等地的私募基金以及以“墙头草”闻名的浙江系游资也都顺势参与了做空。

在期货市场上,要想获得战斗的胜利,最重要的是讲究顺势而为。即当棉花的基本面转好,大家纷纷做多时,则投机资金不约而同的顺势加入做多的行列,而当棉花的基本面变差,投机资金又会集体变换阵营,反手做空。

这种资金的集群效应,无形中造成了棉花的上涨与下跌,不但速度快,而且幅度大。

在这场投机游戏中,现货市场上处于棉花产业链上的无数轧花厂、棉企及棉花贸易商就不幸成为游戏的牺牲品。

这种棉花价格的暴涨暴跌,让很多现货企业难以适应。一位棉商曾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这两年的棉花市场,那就是最差的棉花卖了最高的价格,最好的棉花赔钱卖了最低的价格。

“2010年高棉价时期,贸易商大量抢购棉花,大家发现高等级棉花存在缺口所以在价格好的时候先将低等级棉花出掉了,那时觉得高等级棉花到后面会出个好价。但自2011年3月份开始,棉价持续下跌,留在手中好的高级棉也没人要了,最后只能赔本卖掉”,中国棉花信息网高级分析师朱惠婷表示。

由于棉花暴跌,手中棉花无人问津,还贷压力又大,一大群中小棉企就这样在温水中被慢慢煮死。

记者了解到,2010年新疆自治区农信社各项贷款较年初增加250亿元,其中“三农”贷款不低于200亿元,增幅为历年之最,主要围绕“三农”的粮食、棉花等市场。

今年5月,新疆农发行启动了追贷款计划,银根紧缩使得当地棉花的价格战更加剧烈。据知情人士介绍当地农发行实行了黑名单制度,如果企业没有按时归还贷款,即将计入贷款黑名单。

出口不景气

而此时,作为第一纺织出口大国的中国,国际纺织品服装消费市场的复苏仍遥遥无期。在全球经济二次探底风险加大的氛围中,悲观的情绪继续蔓延。

正是由于纺织服装行业的整体萧条,使得众多企业纷纷减少了棉纱的采购,订单稀少。

“新疆棉有少量销售,纺织厂采购量依旧不大,都是一点一点的在采购,”新疆沙湾的轧棉厂刘经理这样告诉记者,“先观望一阵再说,现在身边也有开始出手的,即使有收储价托底,但我们还是等订单状况好些了再出手。”记者了解到,尽管刘经理所在的轧棉厂在今年年初及时将手中的货清掉,避免了“被深套”的命运,但近一个多月未接到纺织订单让她对收购新的棉花保持谨慎。

新疆每年的棉花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以上,这里成了这场“棉花劫”的重灾区。

位于新疆阿克苏地区的棉农颜先生告诉记者,当地的轧花厂多如牛毛,大大小小遍布县乡一级的各个村落,棉农采摘的棉花卖给轧花厂后,经轧花厂加工成皮棉再卖给纺织企业。但这些轧花厂大部分正处于生死边缘。

“在2010年八九月份新棉上市时,新疆当地的银行,像农发行就会给轧花厂放贷款用于收购新棉,贷款周期一般为一年,现在很多轧花厂仍旧堆满了去年高价收购的棉花卖不出去,棉纱也卖不动,根本无钱还贷,有的甚至将棉花以很低的价格抵押给银行用来还贷。”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根据中国棉花信息网公布的数据,8月16日,新疆地产四级棉为18000元/吨,期货仓单棉为19500元~19700元/吨,均低于国家发改委制定的今年棉花的收储价格,这是国内棉花现货价格连续两周低于国家收储价19800元/吨。

“前所未有的压力,这对棉纺业绝对是个灾难性的打击。加工的棉纱还不如原料值钱,成本钱都赚不出来。”福建长乐一位主要以生产棉纱为主的企业总经理告诉记者,该公司正力求生产其他类原料的纺织产品。长乐享有“纺织名城”的美誉,是全国三大针织布面料重点区域之一和三个百万纱锭基地之一。

“去年光加工费1吨就能赚1万元,让人想不到的是,今年什么都不干,1吨原料就要赔1万元。”该经理说。去年11月,该公司以3.2万~3.3万元/吨的价格采购了一批皮棉,因为没有订单,车间一直没敢开工,现在这些原料还在仓库堆着。

他告诉记者,棉纱的价格往年一直很平稳,市场价一般在4万元/吨左右,而今年到现在棉纱市场价降到了2.8万~2.9万元/吨。“现在最缺的其实是订单,消费疲软使得下游企业对棉纱的需求也在下降。”该经理分析说,“往年我们的业务主要靠出口,今年因为日本地震、美国经济不景气等因素造成了国际需求疲软,到处找客户都找不到。”

乌克兰art医院怎么样

杭州哪个医院看不育不孕好

成都男科医院排行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