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撞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撞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九[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2:47 阅读: 来源:防撞角厂家

九、话如刀,刀刀见血

“好了好了,宝贝,你就当她小孩子,别和她计较”爸的话就在耳边,却让我不得不想笑,呵呵,几十岁的认了,女儿都快成年了,现在找小三,会不会太晚了点。

走进房间,还是一样的装潢,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佣人一定在我回来之前打扫过了。转身,准备关上房门,晨站在我的身后。“怎么?打算进来坐坐?”笑了一下,却挡在门口。

我并不知道他来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是对弟弟的死有所亏欠?还是其他?我不知道,亦然不想知道。现在有太多的事情要我去面对,又怎么会去想一个我本应该当做仇人的人呢。“哦,没有。我先走了。”晨尴尬的看了我一眼,他刚刚转身,‘乓’门用力关上,看着关上的门,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相信么?

无奈的看着那扇没关上的窗,呵呵,干嘛要你相信。你又不是诺。‘叮、叮、’“喂,静云,呵呵,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电话那头一个火爆女孩的声音传来。“雅琴,你回来了啊,怎么也不和姐妹说声。”

淡淡的笑了笑,一个月没见,怕是没有多大变化啊。“回来也不是为什么什么很光彩的事,用不着弄得满城风雨吧。”

那边沉默了好久,似乎再思考什么事情。“雅琴,既然回来了,也代表你忘了闫诺那件事,那不要走了好么?”静云,我在这里唯一的好姐妹,我又怎么会舍得你呢,可是,这怎么能说忘就忘呢?他或许会变成我一生的记忆吧。

抚摸着相框里那个青年微笑的面庞。“静云,这次回来,是参加我父亲第二次婚礼,妈叫我回来帮她。”静云,原谅我,我不能留下,你在这座城市的人生中可以没有我,但,我在这座城市却不能没有他。

之后,心不在焉的和她聊了会儿,挂了电话,在电话里无非就是说一些这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看着相框里的人笑了笑。“诺,我回来了,回到有你呼吸,有你味道的地方来了。”看着诺,痴痴的笑了。

‘咚咚咚’“小姐,吃饭了。”

“知道了,马上来。”相框上面已满是泪水,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女佣上来叫了,我才知道,已经中午了,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永远过的那么快。呵呵。。

随手擦了眼泪,楼下,一股好多的弹药味。“爸妈。”扫视了四周一眼,没有妈妈亲自煮的糖醋排骨,看来妈的确很忙吧,坐下。

“宝贝,你倒是吃得下啊。你的爹地都要被人抢跑了呢,难道你不要好好的表示一下吗。”妈夹了一块豆腐在我碗里,狠狠的放下。一脸要吃掉人的表情。

哎,吃餐饭也不能安分。“伯母,其实你真的不用计较的,像这种人呢,八十一晚。很便宜的。”晨微笑的看着妈,一脸的绅士。“伯母又何必和这种人计较。您说是吧。”

“林晨!注意你的用词!”爸把筷子一摔。

晨点了下头,笑的更加灿烂。“伯父,您说的注意用词,是什么呢?是八十一晚?还是很便宜?似乎这两个都不是什么肮脏不可说的词吧。”晨的眼睛里透着浓浓的狠意。脑子里似乎什么一闪。没错,当初第一次见面时,晨就是用这种眼光看我的。

可是又是为什么呢?这种恨意和我的爸爸又有什么关系?“你!”爸一拍坐着站了起来。“吃什么饭!都给我别吃了!”转身走了。

那个叫芷欣的女人媚笑了一下“哟,还以为有什么伎俩呢,原来就这些啊,本来等着看好戏呢,呵,现在戏没咯。”那个女人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小帅哥,再狠的话我都听过呢。”

抬头,看向那个女人,站了起来。一盘菜直直的落在她的胸口处。“没胸就不要穿低胸装。在男人面前低调点好。”随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直线抛向她的脑袋。“既然是人人都可以上的公厕,那么几张纸巾,不会堵塞住吧”

“你!”她指着我的那只手不停的在颤抖,看来气得不轻。“哼,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等嫁给你爸爸,当上陈家二太太。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们!”随后拂袖而去。

看着她的背影,开始怀疑爸的眼光问题,下意识的看向妈。“宝贝,妈就知道你有办法。来,林晨,我们接着吃,不用管那个死老头的。”妈妈一脸笑容,明显是打完胜仗的表现。

叹了口气,看向晨。摇摇头,既然你喜欢演戏,那我就负责默默看戏就好。“妈,我吃饱了。”却不知道这次的做事不理,却应发了再次的痛不欲生!“出去走走。”

一条条马路,我似乎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条。诺,没有你的日子,身边空空的,心里也空空的,做任何事都力不从心。仰望天空,诺,你知不知道,此时我有多么想你。“陈雅琴?”

一声质疑,让我回过神来。许漫,你倒是阴魂不散啊。“好久不见。”习惯了平淡的口气。

“哟,没想到真的是你啊,上次有那个男的帮你,这次没有了吧。”许漫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今天只有她一个人?“陈雅琴,没想到你还会回来呀。对闫诺你倒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啊,还有那些帅哥陪着你,你真是赚到了!”她的话似乎变成我心中的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刻画着,刀刀见血。我真的是这样吗?诺死后,我真的变得如此花心吗。疼,好疼。

眼前人眼睛红红的,话越说越激动,这是那个我认识的许漫么。或许,她真的爱过诺吧。“不管你怎么说,你心里明白的。”诺说过,他爱我,此生只爱我一个。他做到了,用尽一生来爱我,可惜,我却要孤独一世。

她二话不说,上来就给我一巴掌。“我心里明白?陈雅琴!你醒醒好不好,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你从我这里抢走闫诺,我是埋怨过你,可是我从来没有恨你,你这次,真的是让我恨的彻底!”她闭上眼睛,脸上尽是痛苦。我明白那种痛,那种漫无边际的痛。“可是,你抢走就抢走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死去。”

她最后的声音已经消逝在空气中,泪水流下的瞬间,我突然替诺感到高兴。诺,至少你死去还有那么多人为你挂心,为你伤心,为你痴心。倘若有一日,我随你而去,会有人为我掉一滴眼泪么。“许漫,在你没有选择诺的时候,我已经选择了他,只是被你先行一步而已,我不曾解释,是因为。。。”叹了口气。“是因为我在那次醉酒后说过,我爱他,而你第二天就和他交往了。”看着她吃惊的表情笑了。“你是不是以为当时我已经醉了?可是,我没有。”

“骗子!你就是个骗子,你有了那个林晨,为什么还要闫诺!”

没有回答她,我并不在乎她知道我喜欢诺时和诺在一起。因为我们两个是注定的,从小时候开始,我们就注定会在一起,那是我和诺的故事,只属于我们两个。抚摸了一下刚刚被她打的脸。“这一巴掌,算我一起欠你的全部还你了。”

从她身旁走过,走了一段路后,身后传来许漫的嘶吼“陈雅琴,你这个贪心的女人,你明明心里一直挂着林晨,为什么要说喜欢闫诺!”愣在了原地。回头时,许漫已然不在。。

她是什么意思?我并不认识林晨啊,而听徐偌风说,他也不认识我呀。“不好意思。”走在路上不知道是谁撞了我一下,我却下意识的说了句对不起。抬头,便看见那次车祸的地方,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越想逃避的东西却越来。

‘走,我们吃中饭去。’‘走,我们吃中饭去。’耳朵里回响起诺的话,捂着耳朵,痛苦的蹲下,“不要,不要离开。”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的落下。诺,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受不起离别。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一个人拍着我的肩膀。

吸了下鼻子,用手臂擦了擦眼睛。站起来,抱歉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没事,谢谢。”对他歉意的笑了笑,走开了。诺,我要回温我们的一切,做我们最后的告别仪式好吗?我们连最后的拜拜都没有说,你就离开了。

那么这次,你陪着我,走过所有我们去过的地方,好不好。告别仪式后,我再把你深深埋在心里,埋在最深处,不让任何人挖掘,不让任何人触碰。那是属于我们两个专属的路程。你说,好不好。

看着天空,等在着诺的回答。诺,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咯。掏出手机“妈,我不回去吃晚饭了。”说完,挂了电话。关机。

诺,我们的旅程,不要任何人打扰。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